lab

超直球
傻白甜专业
诈尸很少,坑很多,归期未定
谢谢留在这里的你们人(=′ -`)

狗崽2

狗崽连载2


羽刃暴风的余波还颤动在四周不止息的枝叶上,偷袭者已经仰面朝天,一叶羽缓缓地飘下,落上他不肯闭合的双眼。

大天狗从他身上寻回货物,又搜过全身,只发现一堆纸碎。

挥开粉末,目前只能知道这个人有同伙,并且从方才跟踪他时他数次绕过中转车站徘徊在附近许久才进入这片森林可见他们有了分歧,这个人不打算把货物交到原先的地点。

他的目的,还有他同伙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些,到他一死,且身上可以寻索的书信销毁,就很难得知了,不过只要携着货物,总会遇上那些打它主意的人。想好对策,大天狗往西南方向飞去。


累得够呛,总算回到药谷,不过,少年只支撑到落在后山,便不省人事。

醒来时,还是上次的房间,衣服也还是他昨天穿着的大天狗一族的家服,乱糟糟的,少年想,可能是因为他们制造不出这种与翅膀兼容的衣服吧,自己拿去洗了风干便是,正好试试最近才学的冷热风控制。

有人推门而入,少年抬头,发现一只笑眯眯的妖狐。

“现在感觉怎么样?”

少年点点头表示自己恢复了。

“我没有跟踪你,因为我想测试你这特殊体质的极限,果然,你的精神力在重伤时依旧极强,我已帮你疗过伤,现在,请你为我试药。”

妖狐背轻轻往门边一靠,就有白衣人捧着方盘进来将一碗药汤放在桌上。

“这是治乏症的,你若觉得苦,喝完了我给你糖。”

少年从床上下来,走到桌边捧起那碗药一饮而尽。

然后抹抹嘴。

伸手,“请给我糖。”

“哈哈,合作愉快啊小朋友~”妖狐的确伸手进袖里找了一下,不过没给出糖来,他把那块玉放在了少年伸出的手上。

却被反手抓住,手心又填满了温热的触感,竟是那玉。

同时还有少年白皙纤长的手在他手上收紧了指节。

少年执拗地盯着他:“糖。”仿佛那糖比这玉重要得多。

“嗯?你骗我?我记得你好像说这块玉很重要的。”

“玉很重要,但是你说过给我糖的。”少年很难理清自己现在的思绪,玉是他从小被勒令随身之物,非常重要,但是来自这个人的“承诺”,他却几乎愿意先放弃玉来换他遵守。

——我现在要的是糖,至于玉,你想给我再给。

虽然他自己都暗暗觉得不可思议,还有点冒险的不安,但总结一句话,大概是如此。

“我现在没有糖哟,不过,”妖狐意味深长地笑着,手心翻过来,玉回到少年手上,妖狐轻推着他的手指让他合拢手心,然后一把抱起少年胡噜他的头发,“厨房肯定有,走!”

少年,目不能视,口不能言。

脑充血了。

目光还模糊着呆滞地,脑袋又往妖狐颈处伸了伸,瘙得他一阵轻笑:“你毛茸茸的,果然是个小孩子,哈哈。”

“……。”少年恼了,头一抬张嘴就是一口咬在他因皮肤白皙而十分明显的脉络上,恶狠狠地。

“诶诶诶怎么你还咬人的?小狗,嗯?”

……着了道了,少年立刻松口,但他看见自己制造的红印子,不知怎的,又羞,又喜,嘴角要往上扬,压也压不下来。

“行了,到了,小少爷。”视线一低,少年被放下来,妖狐进屋找糖。

少年目光不由地跟上那个白色的背影,也迈开了步子,放慢速度亦步亦趋。

“没有那种糖块,糖水你要不,栗子糖水。”

好看的手抓着瓷白碗沿递到他面前,少年伸出双手来捧,对着碗沿说了声“谢谢”,然后一口一口地抿。

糖水上面,有妖狐的倒影,喝完一整碗,仿佛把他完完全全地吃下肚。

……少年忽然又很快地喝完了糖水,把碗放在一旁的石桌上,抬头盯着他的耳垂,轻声问了句:“我到时间修炼了,这里有比较适合的地方吗?”

“有,之前的后山,知道路么?”

“知道,我要什么时候回来?”

“晚饭时间就行,吃完饭再服一次药。”

“好。”少年转身。

“等一下,你记得如果有什么不适的地方要跟我说,轻微的也要。”

“嗯。”

少年回头,走了出去。


少年在练习基本功时从来就不出声,默默地放倒一棵棵树又操控风力将它们扶起,并一一砸回坑里,复原时连根都仿佛不曾移动分毫。

只有在使出羽刃暴风时他才会出声,每一个字都清脆而淡漠,而且往往这时,他的大义和毁灭两种念头争得最凶,在他脑子里豁命打架。

大义又有何意义?他们大天狗一族守护了如此之久,不还是有着无数反对的声音?而毁灭的快感却是,无穷,无尽的。

他有时候,走火入魔,便会直接被毁灭的念头所控制,回过神来,四周寸草不留,仿若从来是不毛之地。

他是逃了死刑的妖,经受无数追杀,家族的,外族的,企图夺走他内丹的,……但他从来没有落入这些人手中。

他“毁灭”的状态,着实是恐怖。

可是,最近他似乎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阻碍失控之前脑内的斗争,他觉得,大义,也许不是冠冕堂皇的。

或许,寻找于其己身而言,大义的意义,才是每一代族人的使命。

练了很久之后,少年扬扬羽翼,落到一块柔软的草地上,将翅膀收回,张开手躺了下来。

绿草山头,潺潺流水,独道蜿蜒至森林深处……

妖狐,是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地方吗?

传说药谷弟子只有出师了才能离山,而且除了世交族类,药谷一派不收外来弟子。

不过,想到他那毛蓬蓬的尾巴,少年不由得表情轻柔地笑了,药谷里找不出第二条那样的尾巴了啊……而且也未曾听过妖狐一族与药谷一派是世交,看来妖狐估计和他差不多,是离家了。

但是年龄差了很多……。而且自己算是暂时丢了工作,医、食住行都要拜托这里了。

虽说试药是挺有风险的,不过他说过那药是治困乏,应该不会有太猛烈的副作用,所以也赚不了多少工钱来抵这里的消费,那他得赶快找一份工作了。


上周以及这周蜉溺袭

啊,还有好多啊……





狗崽

狗崽(狗子年龄操作有架空修真文言白话混用作者自我娱乐向傻白甜小短篇)

“沙。沙。——”

草地上越来越强的冲击声伴着风声炸开在身旁,妖狐先是身形向后一闪才转头去看那个从小山坡上滚下来的什么东西。

那个穿着衣服所以应该是人的家伙周身裹着一股强劲的风,像烧着的岩石,高速滚落的时候身上不断冒白烟。


妖狐看看周围,这里是药谷后山,他第一次来这里采药,还不清楚有什么可以利用来救那个倒霉蛋的,四下里望去除了树就是花花草草,在那滚球快要摔死的时候,他决定浪费自己一点力气。

“风刃。”连击不知道多少下,刚好赶在那家伙滚到地上之前,妖狐用风之力横倒一棵树,树干倒在那人即将摔落的位置,满树的叶扑在上面。那个人估计从小就招惹不少仇家,在落地前立刻蜷缩身体做出一个完美的防御姿势,将伤害降到最低。

“喂,你怎样?”妖狐走上前,右手折扇微收,靠在身后。

意料之外的,没有任何声音。

妖狐瞳孔微缩,刚刚那是……昏迷中作出的反应啊?

不然,这坡度又摔不死人,而自己在他快要撞树之前施的风,应该足以为他缓冲,保留他清醒的意识。

但他昏迷了。

只能推测,在滚下来之前,他就已经是昏迷的了。

妖狐来了点兴趣,此时方蹲下身细细察看。

模样与身量都像个少年人,按照方才的情形,他应该也是个使风的,身后……有翼。

大天狗。

妖狐扇子点在唇边,从眼睛看来,似乎有点兴奋。

捡到了一只大妖呢……

如果是强大无比的大天狗一族,而自己又救了他们珍贵的后代,那么……

以后试药的样本又多一批了。

妖狐越想越觉得划算,他最近刚好在研制一种新药,那种药若制成,能够解决困扰无数人的乏症(失眠),而药谷的人个个身体健康精力旺盛,他正好拿这位重伤患作试验。

怎么把他搬回去,是个问题。

妖狐看着眼前盛满药草的小竹推车,比对少年的身量,收起扇子,挽袖。


少年在一种浑身受限的知觉中醒来,发现自己双腿屈起塞在一个移动的什么当中,他极不舒服猛地抽开自己被压在腰后的手,惊散开一阵白花。

后面瞬间便传来一个悦耳的声音,听语气竟还有点可惜:“诶你醒了?这么快?身体素质不错呀……你呆着别动,我不会拿你怎样的。”

“唔,白花,我想想哈,哦,师妹要的生日礼物啊~那行,不捡了。”反正到时候对师妹说“这花只有一朵,代表你对我独一无二的心意”不就完了,虽然他喜欢可爱的小姐姐,但是他更希望能在药谷出师,去山外寻找不一样的小姐姐,天天看着那么多仙子般的人物还不能出手,他都无感了。

少年的脑袋很痛,全身在山坡上撞了那么久本就快散架了,此时又被极不人道地塞进根本无法容纳他的小推车内,刚刚抽手更是用光了他所有的力气,回光返照一完,他随即不省人事。

还带了莫名的委屈。

挂在眼角,与耳尖挟的一枝花一齐点缀那睡颜,活脱脱一俊美少年郎。

花儿与少年,阳光。

如果忽略那花是长在姿势痛苦缩在推车里的少年身上的话。


再次醒来时,少年身上终于没有了不适感,并且浑身轻松,不伤不痛的。

此时他回想起方才那妖,一眼望去便叫人移不开眼球,那额间纹路和眼角眉梢,半遮的唇与素白一支淡花的扇面,及一身白衣。

妖冶与禁欲同存的美,最是极致诱人。

他该是个大夫,且道行不浅,但是感觉上,年纪没有比他大多少,不过也有医者的出尘气质模糊他作出的判断。

他可能是妖狐一族,可为何从医?并且医术十分了得,少年重伤,在推车中一路颠簸,此时竟半分感觉全无。

少年翻开被子下床,推开竹门,顿时愣住。

素花淡草,仙雾缭绕,雀蝶翩跹,白衣往来。

好美。

饶是自幼便离家历练的少年也无法形容,他从未看过这样的景象出现在人界。

“看呆了吧?”

少年缓缓转移视线,是方才那只妖狐!

不对,明明是仙子……

“诶,你是大天狗吗?”

“是。”点点头。

“我妖狐,”妖狐得到想要的答案,轻轻勾唇,又扬开折扇,道:“你要怎么报恩?”

少年一愣,终于开始想正事。

自己在护镖途中遭人暗算,撞倒在山边一块石上,想来正是那时失了知觉滚落山坡。他要护的货物被劫走了,但犯人在最后受他风袭重击,并未逃远,就在药谷附近自行疗伤,想到这,他不禁握紧拳头。

竟一人劫镖,未免太小瞧他。

从眼角开始,整个眼球毫无预兆地刷红。

大义……即毁灭……

少年猛地伸开双翼就要飞出去寻找暗算者,却被一脚踹进屋内:

“你们大天狗一族不是总把维护大义挂嘴边的么,这会儿连医药费都不给就想出我药谷?”

“……抱歉。”这么轻飘飘的一脚是用了多大的内力?少年抹抹唇边溢出的血,感觉全身的伤痛一瞬间都复发了,可只是感觉,那一瞬间过后又什么都没了。

这个人……会用十成力踹他,却也会避开他的伤处,而他明明全身都是伤。

“我也不用你的医药费,这样吧,你留下来给我试药,试完了放你走,如何?”

妖狐其实看清了少年方才的异状,不过他却不视为危险,反而在意识内疯狂地兴奋起来。

体质特殊的试验品,他从很多年前就想得到,然而从未遇上过。

更何况这次是精神方面的特殊……

“……可以,但是请你让我解决掉这一次任务,并且我要向镖局交代。”

“行,你去吧。”

少年一瞬间不知是什么感觉。

这个人得自己允诺之后就不打算跟着监视自己,也不觉得让他自己一人上路有什么问题……相信他会安全,也会回到这里。

虽然不排除在暗跟踪,但是对他,有必要么?少年认为,这个人不会那么做。

不知该说什么,少年低头,从腰间摸出一块玉放进妖狐手里,看他举起来端详,“给你,等我”简直就要脱口而出,但他马上控制住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看着妖狐的眼睛,说:“我最重要的便是这块玉了,现在放在你这里,明天我一定会回来。”

妖狐轻轻地将手心覆上少年的头顶,同样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嗯,我等你。”

少年一秒也没有多呆地展翼从他身侧破门而出,眨眼便消失在云雾中。




tbc


5.14开始写,上个星期的产物

蜉溺袭


狐崽ooc了……

狗子……因为变小了不知道啊,少年心思

其实还有的,还有两三页,但是,好长……懒得打……没人看……

嗯,先这样



茨酒|小茨大酒(段子类/傻白甜/茨木年龄操作有/原设保留/ooc)

小茨大酒

下了很大的雨,一辆辆车飞啸而过,没有人望向车窗,望向车窗的人视而不见。

车窗外有一个躺在树下按着肚子呼呼大睡的小孩,衣衫褴褛,头上有一对大小不一的角,一边的袖子瘪瘪地垂着,什么都没有,伸长裸露的小腿也脏兮兮的,遍布伤痕,有鞭痕,赤足在地上跋涉过久的擦伤,以及等等。

但他却锐利地睁开一双红色的眼。

在他面前骑着摩托车过去,在后座上的一个小孩,从路经到离开,一直在用怜悯的眼光看着他。

他一跃而起,边穷凶极恶地大吼边奔跑,凝聚起一个个火球扔过去,但他只是想“让人震慑”地泄泄愤,并没有用多大力气,加之雨越下越大,他慢慢停下来,看着小孩惊恐地躲进载他的人怀抱里,那人不断地温言安慰并时不时用眼狠狠剜他,要剥皮吃肉似的,还默默咒骂。

他耸耸肩,向那人呲牙,露出堪称邪肆的笑。

他又转身,走回去了。

然后,发现他老大在那等着呢。

连忙大步跑过去,还没走到树下,他就被砸了一脸酒葫芦,“酒吞…”他把溢了满脸的酒和酒葫芦的舌头抹开,刚才布满戾气的眼睛此时一闪一闪,“终于等到了”。

同样衣衫褴褛,但身材十分高大结实的酒吞童子,二话不说兜着他脑袋就是一巴掌:“就会吓唬小孩!还嫌你给本大爷惹的麻烦不够多!”

“我的麻烦就是酒吞的麻烦!耶!”茨球童子绕着酒吞转圈圈,单臂一前一后地挥挥。

“叫老大!叫爸爸也行,别喊我名字!”

“酒吞的麻烦就是我的麻烦!”跑圈跑累了,茨木扑向酒吞腿边,伸手圈住一条,牢牢地挂在上面。

“……白痴。”酒吞童子一手捞起茨木,将他放到肩上,塞给他一块糖糕,“快吃。”

遂目视前方大步离开。

茨木嚼着糖糕,爬爬爬爬,爬到他脑袋上,用身体铺好。

“喂!你干嘛?!”酒吞童子顿时头重脚轻,用力甩头,大手一抓就想将捣蛋鬼扯开。

“别动,我要抓你头发了!”

“……”

酒吞童子立刻松开了他。

“长能耐了啊你。”

“酒吞?我只是想帮你挡雨。”

酒吞扯开背上的酒葫芦,腰后弯,整个身体向后倒去。

茨木慌忙从他脑袋上一跃,想给他当肉垫。

被稳稳地托住。

酒吞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你是不是不要命?”

茨木只愣了一瞬,随即蹭着身子舒舒服服地窝在酒吞胸前手臂里:“我只要你的命,酒吞。”

end(大概 蜉溺袭

也是不知道多久,几个星期前?的样子,写的

一点都不萌_(:з」∠)_



黑白童子|不善表达之人

“黑童子?”

“嗯”

“枫叶是什么颜色的?”

“白…”

“不对哦,是红色。”

“白…”

“红—色—”

“白…而已…”

“?”

“只有白…而已…”

“/////不是的…”

“白…足够了…”

“黑童子…”

如果你是白色的,我的整个世界就都是白色的。

若我是黑色,那么整个世界的黑都会臣服于白——

牢牢地、死死地禁锢,世界的白。

不让白…受到一丝沾染。


几个月前写于学校 蜉溺袭

不善表达之人的直球……!!


薛晓|(现代paro/前世梗有/警察x犯人/段子类/BE注意)


晓星尘的声音缓缓的,淡淡的——

“薛洋,受死吧。”

停顿处隐现一丝颤抖,十分抑制、不易察觉的。

“别这么着急嘛,警官,我们来玩个游戏如何?”

薛洋不待对面的人回答,就捡起地上的手枪,抛给晓星尘,“左轮手枪,玩过?”

“见过。”

“那行,开枪吧警官。”

“嘭。”

“诶,你觉得我不会让你死还是怎么?这么果断?”

“闭嘴。”晓星尘伸手抛起手枪。

“行吧,这种性格也很对我胃口。”薛洋挑嘴角笑,对额头开了一枪,扔回手枪来。

“你……”没有想到这种时候他还在说浑话,晓星尘顿了顿,似乎在平复涌上来的热度,随即以要对准薛洋喉咙似的力道与速度开了枪,扔回去。

“哈哈哈哈。”薛洋接稳即开枪。

“薛洋,为什么?”在接过手枪之后,晓星尘问道。

在处理这件案子的时候,他掺了私欲。甚至一个警官,陪犯人玩起这种赌命的游戏,只为一搏,希望搏中了,就能不冲突自己的私欲和必须扛起的责任;这种不带威胁的询问,也跟拷问不同。

只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企图为对方的犯罪,找借口。

然而没有听到回答,他便倒下了。

“不为什么,伤我,偿命。”薛洋的表情似乎逐渐冷硬,又柔和下来。

他走过去,从那人颈后伸过手,轻轻地将地上的人揽入自己的臂弯,在他额头上亲了亲,又亲到绷带的凹陷处,忍不住往下,在鼻尖舔了舔。

在晓星尘的唇上落下吻的时候,薛洋细细地舔舐他的嘴唇,再缓缓地顶舌撬开,探入一伸,随即肆虐所有的角落,闭着眼睛,柔和到极点的表情完全看不出他在进行怎样一场急风骤雨的掠夺。

吻逐渐深入,他越来越觉得……不够。

非常不够。

然而楼下的响动还是阻止了他扯开晓星尘衣领的动作。

“道长……我把我最喜欢的糖给你,你把灵魂留在我的梦中,好不好?”

最后额头抵在晓星尘额头上孩子气地蹭蹭,享受完短暂的情人般亲昵,退开一点,他迅速抓起地上的枪,对准额边开了一枪。

“嘭。”


晓星尘醒过来。

他躺在地上的手只触碰到一阵湿粘,他不得不在那触感中用力撑起自己,起身,稳住身形,缓缓迈步,走到血腥最浓重的位置。

他想起刚刚从手枪射出的触感。

那是一颗软糖。

而他由于靠近额边冲击力和枪的爆发力,暂时昏过去。

准确地摸到已经冰冷的躯体,他的手微微颤抖,再伸到脖颈附近,寻找到肩膀,随即用力抱起这具尸体。

“好。”

end




5.1写,5.7发布 蜉溺袭

看官们有什么看不懂的请留言,有什么想说的请留言,没什么说的留个标点符号也好?(……)

另外bug也不要敲砖……敲也轻点……(趴好

5.21修,上个星期写的吻戏……




奥尤|7:29


“奥塔别克,我想去旅游,一起吗?”面前的少年只在询问时歪头轻轻抬眼看了看他,奥塔别克便咽下了所有的犹豫。

“嗯,你想去哪里?”

“不知道啊,总之——去到哪算哪吧。”

“好。”


“奥塔别克,牛奶,沾到了。”

“嗯。”

于是身材高大的男人覆身下去以唇拭,两人交换一个吻。


“奥塔别克,手~”

“噢,给我。”

妖精的手覆上骑士的,在晨光中从被褥直起腰,顺势扑到了一个怀抱里,腰肢柔软手脚并用地当成抱枕。


2.18 蜉溺袭


狗崽|0125上

狗崽|0125上(狗子还小,目前通篇用小奶狗代称,不喜勿入……

面包出机,牛奶热好,小喝一口,打开手机。

屏幕上赫然出现的妖狐,穿着睡袍,打了个哈欠,为了表达“失礼了”还微微颔了颔首,而后笑着打招呼:“哟,可爱的小姐姐,你又来看我了~今天晴转阴,要注意保暖噢。”

输入“我说过很多遍我不是小姐姐,是大哥哥,你今天想穿哪件?”,小奶狗就着面包机咬了口面包,烫得仰头哈气,眼角却瞟向屏幕,一刻也不肯移开视线。

“好的小姐姐,嗯,随你喜欢?”

“那就平时那套吧,围个围巾,”小奶狗三两下塞好面包跳下座位去洗了个手,擦干净以后回来看见他已经穿好了,嘴唇微微抿起。

“别撅了像个小气包,”妖狐在扇后微笑露出个嘴角,夺人心魄的眼愉悦地眯起,“我现在请你帮我穿好不好?”

嘴角不自觉扬起,指尖已经划过那人身上,却说:“不用了,冷。”

“好的吧,那今天玩什么呀。”

“换衣服。”

“……”

“开玩笑的,你跟我讲你的故事吧。”'扳回一城了',小奶狗终于有点像是这个年纪的孩子,为了这样的想法而窃喜,眉目惬意地舒展。

“我是妖怪,给你讲妖怪的故事?”

虽然妖狐并不能看见屏幕前的人,但这个养成游戏软件的核心是高度发达的智能技术,他可以根据“主人”的话作出最合适的反应,像刚刚那样知道他的“主人”在撅嘴,也是根据之前小奶狗和他聊的内容整合计算,分析出他的性格才能做到。所以,小奶狗想,他的妖狐可能“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而在心里无奈而宠溺地笑着,却不显露。

虽然只是他的想象,但光是这样的想象,已经让他止不住流露笑意。

“小姐姐?这么开心?”现在又是通过和屏幕接触的指尖颤抖的幅度感知了。

“你讲。”

“那小生就给你讲讲大天狗的故事,日本三大妖怪之一,小姐姐不要吓着哟。”

小奶狗心里一颤,没有动。

“传说这大天狗啊……”妖狐含着笑意侃侃而谈,他讲故事时并不爱卖关子,因为博识而又擅长讲得有趣所以没那个必要,也是这样,让小奶狗哪怕他讲的自己都知道(毕竟经历过),也为这份了解和探求他细微的表情变化而听得入了迷。

但是妖狐果然是妖狐,很狡猾。

“你觉得,他怎么样?”

“嗯?小生来评价的话,就首先是脸了,小姐姐可不要偷偷笑我,哈哈。”

“说。”

“小生觉得,大天狗并不像传闻那般丑陋吓人,丑陋吓人的,应该是他的面具。”

“……为何?”

“因为他气度不凡,让小生……为之折服。”说这话时妖狐狡黠地眨了眨眼,那一刻小奶狗竟有自己真的在和他对视的感觉——那是真正一双夺人心魄的眼。小奶狗醒了醒神,迫不及待地继续。

“我也这么觉得,还有呢?”

“没啦,小姐姐,你这么喜欢他,就没想过小生高不高兴?”

是啊,又是智能,智能计算出自己“喜欢”大天狗,让他对自己“喜欢的人”表达好感来讨好自己?虽然满足,但也总是想着,会不会得到那只狐狸自己的,真实的反应。

答案显然是不。

小奶狗挫败地咬紧下唇,“谁跟你说我喜欢他的。”

“我提到他的时候你下意识地不出声,难道不是在紧张?话说紧张又期待的小姐姐我还没看到过呢,竟然是因为别的男……妖?小生不高兴了,需要小姐姐好好哄哄。”

可恶,该死的智能,怎么能这么……真实。小奶狗心里像有什么在挠似的,舒服又折磨,想抓住,又想放任。

“你想我怎么哄?”

“告诉我,你只喜欢我。”

“我只喜欢你。”

“哎呀……小生太高兴了。如果小姐姐能只看着我,我就更高兴啦。”

“那你也要只看着我。”

几乎是同时,他这样回道。

小奶狗什么时候爆过这样的手速?

“是,小生答应了你的,就一定会做到。”

“那你过来见我。”

“我现在就在见你呀。”

“你自己过来,不要屏幕。”

1.25 蜉溺袭

还是产出了……我也好想养一只狐崽^q^

小奶狗是人,前世大天狗,现在只是个拥有记忆的孩子,只是孩子,心智会稍稍成熟些,长大才能完全接受自己前世的身份,现在只是孩子(重说三)不过没有前世和妖狐在一起的记忆,但还是妖狐迷弟。

崽崽日常撩狗



就是好喜欢毒太?!!!!喜欢挂在腰间的葫芦!喜欢束脚又裤身蓬松的小中裤!喜欢裤子与鞋之间露出的白皮肤!喜欢一蹦三尺高的弹跳和轻功!喜欢阿啊阿啊

忘羡/突然的脑洞

旅行 改不掉习惯 永生


来到这里便被困在下面全是狗的树上,在枝上倒挂着,长发如墨瀑的魏无羡只好腿腕施力缠紧了枝条,借力转了个圈往后一蹬让自己立起来,在树上吹起了笛子。

然而,风不吹草不动。

诶?那。

蓝湛!

我在。

有狗!

好,那人一过来,狗全跑了。

我们在哪?

不知。

随便逛逛?

好。


永生的人选择了轮回,为了每一世都能相爱。


11.26蜉溺袭

设定大概是羡羡是血族?一开始是他来到蝙蝠倒挂的(。)现代的自己身上,汪叽是穿到现代身为人的自己身上

随便逛逛-旅行

蓝湛!-改不掉习惯

血族-永生,选择轮回是因为选择汪叽

好,其实这个是另外一对cp的我今天写作关键字,不过无所谓啦



忘羡X花滑(年下师徒(可以忽略的设定

彼时他正陷入瓶颈。

这个人突然就说要来当他的教练。

估计是觉得用说的麻烦,实力可以征服他,他看着这个人慢慢滑入冰场。

屏息静气。

惊艳。

不得不说,冰上是他的世界。

他被征服了。

这个人无时无刻不撩。

然而他被撩动了。

这个人说他作为花滑选手过于冷漠,而他来是兴趣使然,为了将他的冷漠挖了带走。

他不知道什么是冷漠,只是觉得他能留在这里就好,理由不重要。不过。

来是为了?那完成了目标就走?

呵呵。

他开始隐藏自己。

然而一缕一缕因这个人而外泄的愉悦,像蛛丝细不可察却能在微光下暴露。

这个人消失了。

在他获得青年组冠军那个晚上,在他带着那个人特别喜欢的姑苏名酿天子笑去找他表明心迹的门口。

贴了“哈哈哈很开心看到会笑的你,勿念mua”。

一不小心暴力过头,房门塌了。

得修好,不然那个人回来没有地方住了。

当然,他能够把人带回来的话,就不会让他住在除了自己的房间以外的地方。

等着。





带回来了。

这个人夹着尾巴似的走掉并成功让他再次瓶颈的理由,居然是他一开始就是抱着对他的非分之想这个目的大剌剌闯进来,而又在想过了瘾就抽身的时候发现玩脱了,陷住了,必须得隔离。

更要命的是,他找到他的时候,这个人喝成这样,整个人挂在谁身上都不知道,往他耳边凑去,“宝贝,419?”

当然,要的是他的命。

毕竟第二天醒来操劳过度得捶腰的是这个人。





再也不离开了。

得到承诺,知道这个人虽然健忘,略轻挑,真心待谁时总不愿有差的。

后来才得知,在他和这个人成为“他们”之前,那么长未遇见的光阴,这个人竟连初吻都给他留着,又怎会往不知道是谁的人身上靠?


只羡忘羡。








End


11.5 蜉溺袭


又固又陋的段子?脑洞?


第一次写忘羡,而且用了花滑梗,小滑冰“突然来当教练”的梗,其他就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了,不过私心有想把“诱”字放到羡羡身上,没成功XD


安利下YURI!!!on ICE,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