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站短☆ 提问♪ 归档 RSS 搜索 - 微博

蜉溺袭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突然发现自己的不老歌写过薛晓(无意义/虐/be)但是感觉比现在好多了........笔下越来越没生气

有没有小天使能拯救我的标题废

瑞→→←金
大概是格瑞视角
童年私设 ooc

格瑞最近有一个烦恼。
这个烦恼呢,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只是会影响他,有些放心不下。
就是他发小金最近决定离开矿区,游历四方。
金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存在了,也许他们俩认识的时间可以说跟他们和各自父母认识的时间相差无几,按记事算开始掌握"认识"这一能力的话。
这个时间的分量其实是不大容易说清的,可能是他们俩比各自单人照还多的合照时不时彰显的存在感,可能是每年除了觉得时间还是这么慢,什么时候能长大还会在看到金来找他跨年时自然地想到:怎么又是他。
不过,这次,时间可能要从此变快了。
如果金要走的话,连时间都会变轻吧,他不用再等金上学,不用等他放学,不用...

明明就没有和谐词他非说有我也不能怎么办

瑞金/终有一天

——我还是不喝牛奶你还是不吃蔬菜


我流瑞金,年操有,私设遍布,架空及原设结合,还有啥,不算甜。一个傻白甜写手的剧情流,求,啥都没所以啥都求一下,谢谢,鞠躬(累瘫
开头就想用这句

在一个很大的天空之下,住着很多在一块块小的分裂的土地上的人,土地分布得散乱又归序,海陆呈现"凹凸世界"字样。
金在整备武器,他的这些枪械并不是给自己用的,他的箭头能解决很多问题,但是底下人并非个个都有天赋掌握元力技能。想到这里,金挠挠脸颊,他并不是很懂这些,平时的武需购入等这些事项都是按凯莉说的来的,他只负责在实战中带头往前冲,这个任务他来才有意义,他也最喜欢这种感觉。
擦汗扭脖子休息的间隙,金看见了...

忘羡(年上幼儿园段子/不造有没人写过)

忘羡(年上幼儿园段子)
歪,别的小朋友都有人接回家了,你怎么还不来接我啊?
快到门口了。蓝忘机抬了抬臂弯,稳好背上人乱晃的双腿,走到门口,遥控开车锁。
那你快点哦,我等好久了。
嗯。把车尾箱推开,魏无羡的行李放进去,盖上门。走到前面拉开后座的门,将人放在地上,看他进去坐好附一个大大的微笑给他,才将门带上,自己去了驾驶座。
你终于来接我啦,你再不来我就要跟其他人走了。
不许。发动引擎,车很快便将学校甩在后面。
8.26 蜉溺袭

感觉忘羡版的“你怎么还不来接我”会是这样需要汪叽配合才有可能实现……因为接wifi回家他不单会准时到还会提前到……唔,要是他真的迟到了,羡羡估计只会一直等,到处撩撩其他小朋友,没有就...

忘羡/现代paro车/与酒

忘羡/现代paro车/与酒

·给自己的生日贺礼

·ooc还傻黄甜哟

·一句话曦澄、薛晓注意


在酒吧工作的蓝忘机最近非常注意一个人。

这个人叫魏无羡,在他工作的酒吧工作,为人随和,本职是调酒师,但,只要是吧里的常驻人员,偶尔就会看到这个本应一直站在吧台之后的人要么混在乐队里客串鼓手各种手,要么主唱有事不来上麦镇场,甚至有那么几次,见过他跳钢管舞。

比起这些,他偶尔会在那个小厨房研制的新品甜点,似乎就不那么抢眼了,然而看了怀疑尝了天天拉着师兄晓星尘来,还是个大学生的薛洋可不那么想。

客串包揽那么多活儿,魏无羡也并不只是会拣些体面光鲜的事做...

Hello我是你们的段子手(不

阅前注意:

1.OOC

2.看似语c风的我流kuso风,我流傻白甜

3.HE(噗)

4.有借梗(夏目漱石先生相关的著名的梗)

5.如果读起来很不习惯就不要继续读了因为作者只想图个乐,我都还不知道有没有人这么写过诶,只有括号外是对话,没有标哪句话是谁说的,按顺序看其实挺清楚的(大概

6.如果看得开心的话求个留言_(:з」∠)_


(部活后的体育馆,留下的日向影山刚收拾完东西)

影山,影山。

干嘛呆子。

……(忍)(干笑)(棒读地礼貌)影山,帮我个忙,把我像这样——扛起来。

哈?为什么我要把你扛到肩上?

等下再告诉你,我想试下有没有用,快点快点!

……(弯腰,轻轻松松)...

奇杰/黑犽想说的话/和犽的对话/就是ooc

你知道吗?

你听,听我。

为什么总是要受伤?

为什么总是不顾一切横冲直撞为了不同的人不同的事只要你认为你是正确的?

我很喜欢啊,那样的你,像光一样。

但是也很恨你,像光一样。

光不是为一人而生的,光总是要照耀全部。

那为什么不干脆将这光芒变成黑暗?这样,就不知道你是为了谁,这样我就能假装完全拥有你。

把你拖入我的深渊

我也想要成为你的光啊。

成为全世界只照耀你一人的光啊,像我幻想中的你一样。

但是绝对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我只有你,你却有很多,我只是“包括”

我不想像你一样,却希望你像我一样

我不要再在你做尽傻事让自己受伤的时候站在一旁,要是一定要有谁受伤,那...

狗崽11/全剧终

狗崽(狗子年龄操作有架空修真文言白话混用作者自我娱乐向傻白甜小短篇)10

狗崽11/全剧终

出去采购的巫医花娘回到了小屋,看见青年并不吃惊,笑笑把东西放下就出去了。

青年说,若不是她告诉我,我根本不知你藏匿于此。

就算她不告诉你,我也会来找你,我本来打算今晚就去找你的。

这么说还是我自己错过了?

当然,你过来更好。妖狐用手描摹他的轮廓,我知道你不信我,也知道我不可信,但是虽然说不出口,我真的……爱你。那两个字他贴着青年掌心,轻吻着说出,闭着眼,气息洋溢在贴合的细小缝隙,将最深的情意封存。

青年瞪大眼睛,然后妖狐深深地映在上面,明明从来只是接受他的好意却不回复任何,现在竟然在颤抖。...

狗崽10/十年后(建议配合bgm食用)(不然根本看不下去)

狗崽(狗子年龄操作有架空修真文言白话混用作者自我娱乐向傻白甜小短篇)9

狗崽10/十年后

叮叮。
看病请排队。
这间郊外的竹屋,门上系了一块轻飘飘的小样布,绑着别致的铃铛,那布拂过来人的发丝,铃铛便叮叮响。
因为这里不时会有小客人,所以在差不多的地方也有一个伸出的小铃铛,小客人拿手一拍就会发出不同的音色,这时,另一名医者就该工作了。
好。
来人沉默良久,说出一个字。
面前打磨得光亮的石桌暗了又明,妖狐一愣,抬头,浅发青年收起双翼,坐在门边的空位上,面无表情地打量屋内。
绝对是大天狗。
妖狐强自镇定,压下杂念继续给满屋的人看病。
一个下午过去。
青年向他走过来,坐在他面前的竹椅上。
病人坐这,妖狐一指石桌后的椅子...

狗崽9/若是不知道,便试试陷入绝境吧

狗崽(狗子年龄操作有架空修真文言白话混用作者自我娱乐向傻白甜小短篇)8

狗崽9/若是不知道,便试试陷入绝境吧

少年一把抓住妖狐的手,白皙纤瘦的手臂几瞬间便见了红痕,别离开我。

我没说过要离开你这种话吧,你这样好像小言男主噢。

那是什么?

啊,一种存在于闲书的生物,有空让你见识一下。

少年深吸一口气,对不起。

妖狐安静地听。

我没有跟你说我的身份,我的力量让你陷入如此境地,我……离不开你,也绝对不会让你离开我。这些,都对不起。

前面的不是你的错,毕竟我之前也没跟你坦白过什么,那个力量,我想你也不愿有吧,再来,你不会让我离开?这可不由得你。我出师了就会下山,你为我试完药就会走。...

狗崽连载8/说是狗崽子好像也没……错……(本章主角(x):四个最早诞生的SSR

狗崽(狗子年龄操作有架空修真文言白话混用作者自我娱乐向傻白甜小短篇)7

狗崽8

这狗崽子没什么经验,或者说妖狐刚刚醒来,他认为他没有什么力气反抗又或者说,认为他不会反抗,竟然捧着他的脸就胡乱地亲起来,全身都是破绽。

妖狐还想着要从哪里踹一脚才能既震慑让他不敢再来又不伤着他,门口即刻便传来守门师兄的声音:崽,你是不是醒了?我进来了?

妖狐把少年一推就回道:师兄我没事,还想继续睡一下,你到时间换值就先去休息吧!

门外的人仍有些担心地嘱咐了句喝杯水再睡才走了,妖狐松一口气看向少年正准备责问几句,却愣住了。

他的眼睛,又变红了,目光死死地钉在他的唇上,周身散发着来自地狱的冷峻气息。

虽然...

狗崽7/我流崽注意⚠️

狗崽(狗子年龄操作有架空修真文言白话混用作者自我娱乐向傻白甜小短篇)6

狗崽7

把少年背回药谷坐在榻上一放手,妖狐自己也累瘫了,堪堪在压到他身上之前往一旁撞过去,倒在他边上。
不过他不忘竖起手来打个响指,在模糊的视线里有白衣同门进来了才昏睡过去。
等他醒来肯定要跟少年解释了,真头疼啊,不如睡觉。

妖狐一昏便不省人事,留着少年好生为他担心,不过他凑近去发现他的呼吸脉搏与常人无异,而白衣人态度强硬又一致缄默地要送他去治疗,少年质问威胁无果也只好为了解决妖狐的病暂时妥协,不过他偷偷地控制风力跟踪过,目前还算清晰地掌握着妖狐的状况,也从他们的交谈中大致了解了妖狐的病,详情他们讳莫如深,但他会让妖狐亲口告...

狗崽连载6/我流崽注意⚠️

狗崽(狗子年龄操作有架空修真文言白话混用作者自我娱乐向傻白甜小短篇)5

狗崽6

两天后,妖狐终于回到药谷。
不过,却没有人在等他。
妖狐看着少年收拾得整整齐齐的房间,一时失语,恍惚地走出门,找这个月负责守门的师兄。
那个小孩昨天晚上出去的,我问他去哪他还不理我呢,诶,你去哪?师父找你!崽诶!!……又不理我!一个两个的……
妖狐非常累,他跟上面的人周旋了两天,才从巫医花娘那儿拿到药,还没来得及服下又碰上这事,只觉一阵阵无力。
但是他还是很快地赶到了那儿,那儿白天没有什么人,门面小的普通商铺挤在角落冷冷清清,小崽子会去哪?
妖狐回想了一下,少年似乎说过,他的借宿首选。
荒庙……
呵,他忍不住轻笑一下,往回...

狗崽5/我流崽注意⚠️

狗崽(狗子年龄操作有架空修真文言白话混用作者自我娱乐向傻白甜小短篇)4

狗崽连载5
少年在心里疑惑了很久,他现在住的房间,说实话,除了床的大小外,跟妖狐房间的布置是没有什么不同的。
他在心里有一个猜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不敢问出,直到某天妖狐自己过来找他,问他要不要换房间。
妖狐。
嗯?
我现在住的房间……是你小时候的房间吗?
是啊。
——真的!!!!少年内心在嘶吼,出口声音却十分冷静:不换。
真的不用吗?给你新房间哦,正式员工待遇哦。
不用了,我在这里住得很舒服。
这样啊……那好吧,我这几天要出个远门,你要按时吃药哦。
你去哪?
小孩子不用问这么多啦。
妖狐今天穿的衣服不同于以往,花纹繁杂色调鲜明,一看就是要去…...

居然翻出了去年的……段子

狗崽| get on(5.21by蜉溺袭(上次的,重发)

狗崽·年下师徒设定
排雷
1.强制梗
2.第一次写这样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文,可能瞎眼

3.走肾比走心多吧,慎

想好再戳
蜉溺袭 5.21
不知道有没有表现出我心目中年下狗子的依赖,占有欲,时时刻刻把头靠在崽崽脖子边一边肖想一边逼退所有觊觎者的那种疯狂……
“你即是我人生的全部意义”


狗崽连载4/我流青(少?)年崽注意⚠️

狗崽(狗子年龄操作有架空修真文言白话混用作者自我娱乐向傻白甜小短篇3

叶和流风奏出沙沙声响,少年放下手,长长舒了口气,便看到坐在树下向他招手的妖狐,他刚刚已经把孩子们都带回去睡觉了。

少年展翅一跃,稳稳地降落在妖狐身旁。回去吗?
妖狐把他的鬼面摘下来自己斜挂着,然后低头,靠在他肩上。
带我飞吧,小少爷。
……??!///////
我想坐到树上。
哦、哦。
少年伸手,不敢用力地圈住妖狐的腰,两只手碰上才发现他瘦成这样,连自己都伸手就可以抱紧。
少年一边想着回去就跟他提他想负责他的饮食,一边振翅飞了上去。
坐到树上往下看去,少年才发现自己低头吹笛子的时候错过了怎样的景色。
药谷是在深山之中,但并不远离山外人烟,...

狗崽连载3/我流青(少?)年崽注意⚠️

狗崽(狗子年龄操作有架空修真文言白话混用作者自我娱乐向傻白甜小短篇2


狗崽连载3


找工作?妖狐放下了手里的茶杯,看着少年。
是的。少年也回看他,今天的妖狐穿着暗纹的白衫,层层叠叠的内外衫不修身却是幽雅,妖狐见他看得呆了不由一笑,好看?
……嗯。
那给你也做一套吧。
诶?没等他惊讶地拒绝,妖狐抿了口茶随即继续道,我说过啦,他出其不意地伸手弹了下少年的鼻尖,偏开,两指指腹轻轻压在他还剩着些稚嫩的肉感的脸颊上按一按,最后用力一掐提起来,我说过你是药谷的人了。
???哈?太痛了这个气音仿佛是从鼻腔发出的。少年有点困惑,但他还是没有什么表情,也丝毫不作反抗。
你都为我试药了,自然是我药谷的人啊,所以这里...

天啊感觉他这样低音续续地唱很

狗崽|(5.21by蜉溺袭)

狗崽·年下师徒设定
排雷
1.强制梗
2.第一次写这样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文,可能瞎眼

3.走肾比走心多吧,慎

想好再戳
蜉溺袭 5.21
不知道有没有表现出我心目中年下狗子的依赖,占有欲,时时刻刻把头靠在崽崽脖子边一边肖想一边逼退所有觊觎者的那种疯狂……
“你即是我人生的全部意义”

好像是车吧

茨酒|(5.24by蜉溺袭)

排个雷,此乃强制梗


将军,你还是要多留意那个小子,我们都知道,他对你是什么样的想法。

嘁,不就是想取而代之吗?那家伙够格,我也能痛快地撂挑子。

别啊将军,他除你外谁都不服,我们怎么办啊?…

爱怎么办怎么办,反正本大爷是随时恭候。

……

大江山的鬼王,你是真不明白。


庆功宴。

酒吞靠在树下独饮,命令谁也别过来打扰。

然而,老有不怕死的,虽然总是那么一个。

“滚回去。”

酒吞嗝了一下,喝红的眼睛模糊了点,不过辨认得出这个白发的身影,于是腿伸长踹了过去。

“挚友,让我陪你一起喝吧。”

白发毫不犹豫地走上前让他踹,猛地挨了不轻不重的一脚...

百四|段子

百四【6.11】

“啊——”

小葵把糖塞进了学着她张开嘴的小孩口里,四月一日看着,心里痒痒的。

“啊——”

听到这个声音,四月一日连忙跟着张大嘴巴,并且十分紧张地一秒闭上了眼,眉间用力得绷紧,睫毛轻轻颤抖。

嘴里被塞进了糖果,——还有一根手指。小葵的…?!他幸福地幻想着,察觉到那手指退出前在他舌尖上轻勾了一下,更是惊喜得不行,睁开了眼。

百目鬼面无表情地在他面前探出一点舌尖舔了舔自己的手指,眼睛里有促狭的笑意一闪而逝:“甜的。”

随即无事人模样跟着过来找他的一个小女孩走了。

四月一日:“EXM?!!!”


蜉溺袭 6.11

时间线是很早很早的时候了,这个可爱的四一哟……

狗崽2/我流青(少?)年崽注意⚠️

狗崽(狗子年龄操作有架空修真文言白话混用作者自我娱乐向傻白甜小短篇)


狗崽连载2


羽刃暴风的余波还颤动在四周不止息的枝叶上,偷袭者已经仰面朝天,一叶羽缓缓地飘下,落上他不肯闭合的双眼。

大天狗从他身上寻回货物,又搜过全身,只发现一堆纸碎。

挥开粉末,目前只能知道这个人有同伙,并且从方才跟踪他时他数次绕过中转车站徘徊在附近许久才进入这片森林可见他们有了分歧,这个人不打算把货物交到原先的地点。

他的目的,还有他同伙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些,到他一死,且身上可以寻索的书信销毁,就很难得知了,不过只要携着货物,总会遇上那些打它主意的人。想好对策,大天狗往西南方向飞去。...


狗崽连载1/我流青(少?)年崽注意⚠️

狗崽(狗子年龄操作有架空修真文言白话混用作者自我娱乐向傻白甜小短篇)

“沙。沙。——”

草地上越来越强的冲击声伴着风声炸开在身旁,妖狐先是身形向后一闪才转头去看那个从小山坡上滚下来的什么东西。

那个穿着衣服所以应该是人的家伙周身裹着一股强劲的风,像烧着的岩石,高速滚落的时候身上不断冒白烟。


妖狐看看周围,这里是药谷后山,他第一次来这里采药,还不清楚有什么可以利用来救那个倒霉蛋的,四下里望去除了树就是花花草草,在那滚球快要摔死的时候,他决定浪费自己一点力气。

“风刃。”连击不知道多少下,刚好赶在那家伙滚到地上之前,妖狐用风之力横倒一棵树,树干倒在那人即将摔落的位置,满树的叶扑在上面...

茨酒|小茨大酒(段子类/傻白甜/茨木年龄操作有/原设保留/ooc)

小茨大酒

下了很大的雨,一辆辆车飞啸而过,没有人望向车窗,望向车窗的人视而不见。

车窗外有一个躺在树下按着肚子呼呼大睡的小孩,衣衫褴褛,头上有一对大小不一的角,一边的袖子瘪瘪地垂着,什么都没有,伸长裸露的小腿也脏兮兮的,遍布伤痕,有鞭痕,赤足在地上跋涉过久的擦伤,以及等等。

但他却锐利地睁开一双红色的眼。

在他面前骑着摩托车过去,在后座上的一个小孩,从路经到离开,一直在用怜悯的眼光看着他。

他一跃而起,边穷凶极恶地大吼边奔跑,凝聚起一个个火球扔过去,但他只是想“让人震慑”地泄泄愤,并没有用多大力气,加之雨越下越大,他慢慢停下来,看着小孩惊恐地躲进载他的人怀抱里,那人不断地温言安慰并时...

黑白童子|不善表达之人

“黑童子?”

“嗯”

“枫叶是什么颜色的?”

“白…”

“不对哦,是红色。”

“白…”

“红—色—”

“白…而已…”

“?”

“只有白…而已…”

“/////不是的…”

“白…足够了…”

“黑童子…”

如果你是白色的,我的整个世界就都是白色的。

若我是黑色,那么整个世界的黑都会臣服于白——

牢牢地、死死地禁锢,世界的白。

不让白…受到一丝沾染。


几个月前写于学校 蜉溺袭

不善表达之人的直球……!!


薛晓|(现代paro/前世梗有/警察x犯人/段子类/BE注意)


晓星尘的声音缓缓的,淡淡的——

“薛洋,受死吧。”

停顿处隐现一丝颤抖,十分抑制、不易察觉的。

“别这么着急嘛,警官,我们来玩个游戏如何?”

薛洋不待对面的人回答,就捡起地上的手枪,抛给晓星尘,“左轮手枪,玩过?”

“见过。”

“那行,开枪吧警官。”

“嘭。”

“诶,你觉得我不会让你死还是怎么?这么果断?”

“闭嘴。”晓星尘伸手抛起手枪。

“行吧,这种性格也很对我胃口。”薛洋挑嘴角笑,对额头开了一枪,扔回手枪来。

“你……”没有想到这种时候他还在说浑话,晓星尘顿了顿,似乎在平复涌上来的热度,随即以要对准...

奥尤|7:29

“奥塔别克,我想去旅游,一起吗?”面前的少年只在询问时歪头轻轻抬眼看了看他,奥塔别克便咽下了所有的犹豫。

“嗯,你想去哪里?”

“不知道啊,总之——去到哪算哪吧。”

“好。”


“奥塔别克,牛奶,沾到了。”

“嗯。”

于是身材高大的男人覆身下去以唇拭,两人交换一个吻。


“奥塔别克,手~”

“噢,给我。”

妖精的手覆上骑士的,在晨光中从被褥直起腰,顺势扑到了一个怀抱里,腰肢柔软手脚并用地当成抱枕。


2.18 蜉溺袭


狗崽|0125上

狗崽|0125上(狗子还小,目前通篇用小奶狗代称,不喜勿入……

面包出机,牛奶热好,小喝一口,打开手机。

屏幕上赫然出现的妖狐,穿着睡袍,打了个哈欠,为了表达“失礼了”还微微颔了颔首,而后笑着打招呼:“哟,可爱的小姐姐,你又来看我了~今天晴转阴,要注意保暖噢。”

输入“我说过很多遍我不是小姐姐,是大哥哥,你今天想穿哪件?”,小奶狗就着面包机咬了口面包,烫得仰头哈气,眼角却瞟向屏幕,一刻也不肯移开视线。

“好的小姐姐,嗯,随你喜欢?”

“那就平时那套吧,围个围巾,”小奶狗三两下塞好面包跳下座位去洗了个手,擦干净以后回来看见他已经穿好了,嘴唇微微抿起。

“别撅了像个小气包,”妖狐在扇后...

就是好喜欢毒太?!!!!喜欢挂在腰间的葫芦!喜欢束脚又裤身蓬松的小中裤!喜欢裤子与鞋之间露出的白皮肤!喜欢一蹦三尺高的弹跳和轻功!喜欢阿啊阿啊

忘羡/突然的脑洞

旅行 改不掉习惯 永生


来到这里便被困在下面全是狗的树上,在枝上倒挂着,长发如墨瀑的魏无羡只好腿腕施力缠紧了枝条,借力转了个圈往后一蹬让自己立起来,在树上吹起了笛子。

然而,风不吹草不动。

诶?那。

蓝湛!

我在。

有狗!

好,那人一过来,狗全跑了。

我们在哪?

不知。

随便逛逛?

好。


永生的人选择了轮回,为了每一世都能相爱。


11.26蜉溺袭

设定大概是羡羡是血族?一开始是他来到蝙蝠倒挂的(。)现代的自己身上,汪叽是穿到现代身为人的自己身上

随便逛逛-旅行

蓝湛!-改不掉习惯

血族-永生,选择轮回是因为选...

YURI!!! on ICE/维勇/第一人称,慎

只是想说就算他这么会撩,他对小yuri也是真的。


哟,我是Victor~爱好是花式滑冰,最近多了一个新爱好,那就是小猪。

小猪似乎以我为偶像,在他外出训练时我因为要替他取东西进去过他房间,那真是……太可爱了XDDD

在一个隐蔽的角落我发现了一个露出一角的文件夹,本来没有想过要窥探别人的隐私,而且看他是想要把这个东西藏起来就弯腰帮他塞回去,但近看才发现那海报太熟悉了,就……顺手一拉?XP是一叠海报,上面有贴过的痕迹,就像几乎遍布他房间墙上的胶痕。

至于我为什么会知道得那么详细?那是因为我把海报拉出来看过,为什么?

那上面全是我。

(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感觉得到有人会知道我想对他做什么...

听众乙兼高玩优·唱见丙兼高玩散

私设多多多

优散

几次想打开这个页面,无论第几次都是主播不在,面无表情地戳了戳手机屏幕靠近解锁键那部分感应失灵,自然没有反应,看都不看,优瓦夏丢开它,去游戏里和机关干架。

调了静音的手机落在沙发上,屏幕陡然亮起,备注棉花残的联系人回复,我在篮球场呢。原来那一戳一不小心太用力导致着力点偏移,把编辑好的信息发了出去,只是丢手机那人太快,没看见。

彼时优瓦夏靠着不一般的闷怒冲破了多日瓶颈——无论是瓶颈还是冲破瓶颈,起因都是一个人——灵活的手指正飞舞得痛快。

“……”也没多久吧,之后,优瓦夏终于想起自己这么打下去手机不调出声音不行,站起来走向沙...

一个充满bug与ooc的小段子

话题列表熙熙攘攘,慕名前来挂话题,向塔矢亮提问的人很多。
“塔矢名人,今后计划如何……”
“嗯,我想……,……”
“塔矢先生,听说最令你享受的比赛全都是和劲敌进藤先生的,这是真的吗?”
“是。”
“塔矢先生,……”
“……”
“塔矢名人,今天是先吃饭还是先洗澡?”
“先……?!”
耳后游上来的红鱼潜了回去,塔矢亮飞速敲出一句“今天问答到此结束。”而后转身快步上前,拉开书房的门。
果然,有人笑意盈盈地等在客厅。
塔矢亮觉得自己心跳有点快。两个月,他已经两个月没见到这个人了。
而双手背在脑后(假装)一派悠闲的进藤光,此时毫无察觉般走近,“塔矢,想我了吗?哈哈,你肯定想我了,有这――么想嗯?!嗯唔……”
进藤光张开双臂,刚好...

国产电影赏金猎人同人

后续by蜉溺袭

    拉郎配,我有罪

    李山从瘦削有力的背伸手揽过去,拍了拍王博宥脸侧,强迫他看向自己,那人果然看了过来,只不过不情不愿。

    “大哥,我知道你跟她逢场作戏啦,为了她给的一大笔钱嘛,”眼睛往后瞟同时抬抬被捆得酸痛的手,“放过我好不好?”

    “不好。”李山低头,原本揽着那人的手瞬间攥紧他乱动的手指,伸臂把王博宥拉入怀,声音有点闷,“我不喜欢钱,你知道。”...


奇犽……逗比又…帅哭

好帅

一个双向暗恋→在一起的小甜饼

蝉鸣遍树,空调装在外墙上的设备嗡嗡嗡嗡和着偶尔掀起一两片蔫蔫的地叶又断其肢残其骸般将他们卸下去嘎吱嘎吱的无声热流。

酒精的作用是奇妙的,刚灌过一瓶浓度颇可观的酒,大地竟提议要来一场国王游戏,连清水学姐也没有反对。
于是,轮到日向叉腰直指影山“哈哈哈白痴我当上国王了你还不任我差遣?!”也没什么好奇怪了。
影山瞪着他,半晌终于说话了(他忍回去一个嗝),“你过来。”
“你叫过去就过,我不是很,很没有面子?!”然而,影山隔着酒意杀伤力仍然不减的一个眼神过来,日向一个激灵,立刻不受控制地虚浮着脚步走了过去。
“你想差遣我做什么?”
“……和我剪刀石头布,输了答应我件事…呗。”
“来。”影山那股热气冲上了脸,此刻红...

哈哈哈

分享Joy Gruttmann的单曲《Schnappi》  (来自@网易云音乐)

真御/写到雨停为止

  “你手机字体好可爱。”
  短信又发过来了,御子柴看着摘要就显示完的全部内容,脸上温和地充着血。
  立马把字体给换了。
  
  距离御子柴実琴开始收到这样的短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那人一直匿名并且只发短信,如上可知应该是他身边经常能见到的人,而谨慎(胆小)的性格又让他不愿意拨打电话过去,也不会给予任何回复,就这样让人以为是默许,一直发信息骚扰他至今。
  说是骚扰,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出格的内容,话少,而且居然还会用敬语,也因此御子柴渐渐没有了一开始的反感,偶尔还觉得这是自己魅力的证明――然后又被这种想法羞得无地自容。
  “某Gal game主题曲铃声(P.S.音量小)”
  这次收到短信的时间间隔出...

哈库斯雷|Can

路人视角,无关原作背景,但是……
哦,还有私设

那个爱弹钢琴的少年身边老是有一个高高的不苟言笑的青年。
我已经第三次见到他了,并且也知道这其中的缘由。
少年的父母托孤给青年了。
但是,我总无法从青年的眼中揪着一丝可察的关于监护人的讯息,后来才发现了那本就明显却飘缈,如揭开盖子便罩住一切的蒸笼上的烟一般――
那家伙看少年的眼神,同我一样。
却不着痕迹。

我第?次见到少年时,他身旁终于少了那个青年,但他的臂上却挂着一件长长的外套。他还在长身体,在拔高,才慢慢要变结实,那么宽大的外套一看就不是他的。
那么,是谁的?
我拉住理智,看了看周围――
剑拔弩张,中心是持剑二人,应还要再胶着一阵。我于是安心走向少年。然而不...

只是想写下AO/极短

Alpha笑着攥紧Omega的手,连带着搂着他腰的左臂也紧了紧。
“放开!唔――”
本来想去掰开他的手,Omega懊恼地看着自己的手被攥紧之后撑开,每个指缝都被伸进一根手指,裹紧。
“乖。”Alpha亲亲他的发顶,闭眼迷恋地蹭蹭。

3.12 蜉溺袭

尼沃/照片/已完by蜉溺袭

糖,不过玻璃渣埋得深,另外作者很久没看漫画了,还有些脑洞的自添情节,慎

【一】

他按键,打开第一张照片,上面有两个小孩子,黑发黑眸的,浅金发蓝眼的,一起蹲在一个小花坛旁边。

金发的孩子揽着黑发的,一张小脸带着土污,眼睛却闪闪发光。黑发没有看镜头,正低头一手挖着土一手绕过金发脖颈抹额上的汗,没有什么表情。

-

“我们去种花吧,我很无聊,你来陪我。”尼克被沃里斯拉走,感觉到手掌上在走路的晃动中时近时远的触感他反手紧握住沃里斯,力道大得被沃里斯一瞪他又低下头,手却不肯松开。

到了小花坛沃里斯拉开尼克,递给他种子,浇水用的壶和铲子。

“种吧,我不会,你教我。”

尼克看看他,看看手上的东...

原耽短篇一发完<认知障碍>

原耽 忠犬年下攻×认知障碍受
受完全感受不到自己关于喜欢攻的所有心情却也并不自知,和攻情侣一般地相处,攻却十年如一日地爱着受
受是喜欢攻的,程度不比攻少,但他认知障碍,对喜欢攻的感觉过于迟钝,可以说完全感受不到,所以看起来就像他不喜欢攻却做着让人误解的事,攻很耐心,慢慢地让不知道喜欢的受懂得,HE。

那个棒球帽被他随便扔进了柜子,跟他不想收拾的旧物一起。
而他,此刻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前辈!我答应你以后不会再给你任何手工礼物了所以只有这个……只有这个你就收下,好吗?”那个人双手背在身后,明明每次都会放在随时能够拥抱他的位置的双手背到了身后,他假装不经意地往那个人身后一瞥,一下子...

幼年亮光/写手每日一题第五题

写手每日一题作者lofter@写手每日一题
第五题关键字:信 笨蛋 相对论

幼年亮光

“进藤,你知道相对论吗?”
“那是什么?”
“如果你会无论怎样都觉得跟我呆在一起的时间很短,那这个理论就成功了。”
“诶?不成功会怎样?”
“让人质疑这个理论的真实性,搞不好会动摇一些很厉害的人的地位。”
“那,我有这样觉得!跟你呆在一起的时间太短了,比其他任何人都短……诶?”///////
“这,这样啊……”///////

16.2.17 蜉溺袭
昨天的

影日/写手每日一题第四题

写手每日一题作者lofter@写手每日一题
第四题关键字:旋转木马 电影院 洗澡

影日(很短,清水)
1.
因为惩罚游戏输了,影山和日向来到游乐园。
“喂影山,你有没有觉得我们输得有点多啊?”日向看向影山,他嘴里嚼着东西,声音含糊不清。
“哈?你这么说……”影山皱着眉思考,“好像是有点。”
虽然两个人都感觉到自己被耍了,但依然脚下不停,去往下一个游乐设施。
“嘛管他呢,我们去坐旋转木马吧。”
“哦。”

2.
惩罚游戏又输了,情人节这天,他们去到了电影院。
“影山,这部片好无聊啊,说起来我们上次看的那场比赛,我有个动作想试试。”日向看着屏幕,伸手抓了一把爆米花塞进嘴里,因为说话用力而明显的嘎嘣声让周围的人开始小...

真御/写手每日一题第三题

写手每日一题作者lofter@写手每日一题
第三题关键字:点唱机 发烧 弗拉明戈

真御(脑洞,人类真由×人鱼小御御,慎,慎,慎,没错我今天就是去看美人鱼了)

野崎家抽奖中了一部点唱机。
然而就算是情人节唯一留在家里的人,野崎真由也不会使用这部点唱机,不过,他会看着另一个,呃,生物使用。
地下室的门不好开,所以真由通常用踹的,门比较坚固,踹出一两个洞不会影响整体使用效果,走的时候把被踹开的部分踹回原位卡住就好。
抱着点唱机,真由顺着通道一直往下,直到听到水声。

无论看多少次,他都是那么漂亮。
御子柴実琴此刻已经游过一回了――在占据几乎整个密室的水箱内。他冲出水面,甩甩头发,上半身倚在顶端...

写手每日一题第一题|短篇原耽一发完by蜉溺袭

写手每日一题作者lofter@写手每日一题
第一题关键字:仙人掌 过敏症 血

大概是逗萌忠犬年下攻×温柔黑历史富家私生子受?
-
他家来了一只仙人掌精。
第一印象是他挺有礼貌而且不急不躁,因为在门外监控连接到内部放出的视频里,这个高瘦的白净青年伸手按了一下门铃之后,就乖乖地在外边等着没有动作,哪怕那个时候他要先从二楼下一楼绕到厨房把火给关了再穿过庭院到大门去才能给他开门,在那期间他也没有听见第二次门铃声响起。
“你好,请问这里是傀斜二的家吗?”
“是,你有什么事吗?”看来是个有礼貌的人,傀斜二心生好感,于是也笑着回话。
“太好啦!斜二二!我找到你啦!!!”青年的态度转变可谓画风清奇,他似乎是想...

杰埼/相恋十年三十题/深夜60分?

*相恋十年三十题作者wb@世囍_
*CP杰埼 强行老夫老妻,这样有很多他们现在不会做的事情都可以放开了写(wait
*如上一条,私设也是多,可接受请往下

1 习惯性吻别。
虽然每次都是杰诺斯主动的,但他表示由被埼玉老师揍得没身可遂到看清楚埼玉老师微红的耳轮都还安然无恙,已然知足。
2 压力爆发。/感觉迷茫的时候。
“杰诺斯,谁会在意那种事?别人怎么看由他说去,这种生活才是我想要的。”
是啊,我的老师,浑身上下无论哪个地方都是那么的强大,强大到不可思议。
3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我说你,是不是看我有点太多了啊?!我要收费咯!”
“抱歉老师!”又是一沓钞票放在桌上。
“...

©蜉溺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