蜉溺袭

查看个人介绍

手滑怪✕
不想互动者可取关✓
复更的脑洞堆积处^^
墙头真子集=写过:HQ‼/yys/魔道/凹凸/YoI/奇杰/百四/优散/亮光/鬼白/尼沃/真御/哈库斯雷/现欧/杰埼/海圭/月L/今鸣/秀业/912/恭苏/奈亚/弥政弥/tc/双斯/伏八/原创/拉郎/a瓜
留在这里的你们人(= ′∀`)[←是击掌]

雷安/^^

雷安/^^
一篇架空且莫名堆了私设的初遇
再说,雷狮第一人称=全篇OOC
忘了说,会有点(伪)双黑即视感

在森林里,繁盛的草丛里,你把一只鞋掉在那里,你的剑靠在树旁,你将另一只鞋扯下放好,赤足寻找。
日头晒了,你的衬衫贴在了背上,突出的部分因为撑起来没有过分浸入汗水,但是剩下的浸湿之后,顶上那对骨反而有种别样的清晰。真漂亮。你在草丛踩到了一件丢弃的深色外套,你捡起来,很快地检查了一下,垫在了地上……,坐下休息。哪来的鸟倦倦地飞过来,摇摇欲坠,你伸手,它刚好落在掌心。
你把手放在膝盖上,看小不点的头一点一点,慢慢地,你的头也一点一点地,沉下去,被你解开了顶端两个扣子的衬衫,领子向后滑。
后颈。
……
你醒了。
左右张望的样子没让你看起来警觉半分,反而令人……还有这里潜伏的别的什么玩意儿觉得是个再往森林深处走一步就会消失不见的孩子。
最美味的猎物。
起码找回你的剑先吧,骑士大人。
哦,真的开始找了。丝毫没有怀疑为什么醒来后外套会穿在身上,摸醒了那只鸟,在它跌跌撞撞起飞的时候被蹭了一蹭,看着它飞远,往回走。
在路上稍微绕了个弯,因为被挡住了没看见,再次出现的时候,你的手上出现了你弄丢的那只鞋。
你笑了。抬起头来,是那种眼睛被阳光穿透,瞳孔某处映出不合常理的闪耀,连脏兮兮的脸都一并笼罩的,俗称在发光的笑。
那个纯净的颜色,真糟糕啊。

忘记躲一下了,不知道被你看见没有。
应该是没有,毕竟你依旧笑得跟傻了似的,又继续往回走。
这回你又忘了剑在哪儿了。
傍晚的声音开始大了。
随随便便就能走岔,走岔了就不见天日的森林,夜幕的降临是几秒钟的事,非得看天判断的话往往只能突然察觉,对一个旅人来说尤其如此。
你的剑还是不知所踪。
但是总能聚集很多莫名其妙的小动物,物以类聚么。
连自己都照顾不暇,下一秒就要踩进沼泽里面。
远处哪里突然一道惊雷,你顿住了,同时借一瞬的亮光看到了路,把小动物们拦住,牵着抱着挂着绕开了沼泽。
没走多久,很神奇地,你看见了你的剑。
这时不知被你护送了还是护送了你的小动物们很快就四散了。
因为你投在地上的阴影已经看不见了,周围黑压压一片,覆上了一个更巨大的阴影。
你迅速取了双剑,脚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穿好了鞋,真是清奇的走位啊。
好戏才刚刚开始。
对面似乎是一只凶兽,两只角矗得明晃晃的,两排獠牙连着唾液丝。
你的眼神和白天很不一样,没有了阳光,却依然闪耀着,那纯净得要命的颜色此时仿佛烧着了,——该说,没有了阳光,它才开始真正地闪耀起来。
看你酣战,其实也还蛮享受。
我拿着镰刀挥去你会攻击的方向,你就那样做了,分毫不差,让我有种在操纵人偶的错觉,差点就跳下去跟你一起了。
不想打扰你的战斗。
好吧其实是懒。
我是知道的,你的一招一式。
你也应该知道。

有点力竭,你为了不让敌人有所察觉,很利落地转了身,身后凶兽轰然倒下,升散的尘土逼退了一部分伺机而动的家伙。
一分钟后你的背影依旧挺直,剩下的那部分也渐渐散了。
看戏时间结束,该出场了。

落在你身后时悄无声息,迅速擒住你的咽喉,镰刀缓缓横在心脏,“抓住……”
“抓住你了。”
你没有转头,可我看到你在笑,镰刀上有点折歪的笑脸。
舔舔干了的唇,眯起眼,埋头向你白色的后颈,獠牙抵上。
“是啊。被你,抓住了。”
End
11.12 蜉溺袭

评论
热度(3)
©蜉溺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