蜉溺袭

查看个人介绍

手滑怪✕
不想互动者可取关✓
复更的脑洞堆积处^^
墙头真子集=写过:HQ‼/yys/魔道/凹凸/YoI/奇杰/百四/优散/亮光/鬼白/尼沃/真御/哈库斯雷/现欧/杰埼/海圭/月L/今鸣/秀业/912/恭苏/奈亚/弥政弥/tc/双斯/伏八/原创/拉郎/a瓜
留在这里的你们人(= ′∀`)[←是击掌]

现欧/与、遇

现欧
开年之作诶……那个时候的我,以为有后续
orz
OOC结合私心的人物解读有,简直相当于二设了。慎



在中心感到了被孤立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被触碰到第一时间不是畏人不洁而是畏己不洁去拉开距离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一直想要挣脱却一直贯彻着这种行为,令己令人痛苦,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当某一天,有个人对这样的一个自惧肮脏而表现得惧人肮脏的灵魂,百般迁就,无限包容,又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是拖着疲乏淋雨行进一路的身体缓缓在热水下放松了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得到抒发?
是服下药物睡了一觉,醒来舒畅的呼吸?
如果让他来形容,约莫是,捧住了跳跃的烛光吧。
灼人的烛光是捧不住的,最外层最热,可是若收拢手心,一层一层穿过,触碰到内里,便不会被拒绝,而是被用更为炽热的光暖融灼伤的部分,那一块地方说不定会焦,会升起淡淡的烟和刺鼻的气味,却也会留下一块证明你已经拥有了这烛光热的伤疤。
再也不会感到冷了。

现充坐着家里的车慢慢地来到学校,拉过书包背上,然后道别,下车。
在学校其实像是处在什么简陋的摄影棚,场景不多,人物不变,剧情也无聊透顶,唯一考验他演技的只是脸上能否维持得体的笑容,导演同僚们都不太在意这种闹着玩的小成本拍摄,没人会去管他眼神里是否也带着笑意,抑或是别的什么让人看了就不舒服的,比如,那好看的眼睛里盛着漠视的瞳孔。
他从来这样,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做些让人不解的事,你的手是不可能放在他的桌子上的,想要拍他的肩膀手指会立刻按进一方空气里,要是万一真被你“得逞”了,那处你伸手触碰的地方将会被反复消毒。
然而他那像是画里出来的微笑,整个人周身的气质,让人觉得,这都是应该的,虽然会有点难以接近但是却仿佛更加吸引人去接近了,这个时候,眼底里不见深浅的冷意就会被全盘忽略,接着,他的拒绝也只好更加不留情面。
在这种疲惫不堪的滑稽戏里,另一个主角出现了,比他更像是主角的人。
名字简简单单,欧阳,单名一个阳字,简单得像搞笑的,后来他却觉得,起得,对极了。
这人就是所有人眼中别人家的孩子,他成绩突出,长相出众,寡言的性格恰好符合当时女生大多数人的喜好,……双亲都是教师。
哪怕很多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对他各种议论,他依旧是耀眼的,他有一切在那时的人群里耀眼的资本。
可是他的眼睛却不是那么让人这样觉得。
至少在高述眼里,他的眼睛透露出某种可以在自己身上见到的东西。
让他很想接近。
不过看看自己,……真的,能么?
不等他做什么准备,这个像是以孤独吸引了他的人,用靠近他来告诉他,自己也被吸引了。

1.1 蜉溺袭
2.8 修

评论(2)
热度(7)
©蜉溺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