蜉溺袭

查看个人介绍

手滑怪✕
不想互动者可取关✓
复更的脑洞堆积处^^
墙头真子集=写过:HQ‼/yys/魔道/凹凸/YoI/奇杰/百四/优散/亮光/鬼白/尼沃/真御/哈库斯雷/现欧/杰埼/海圭/月L/今鸣/秀业/912/恭苏/奈亚/弥政弥/tc/双斯/伏八/原创/拉郎/a瓜
留在这里的你们人(= ′∀`)[←是击掌]

真御/写手每日一题第三题

写手每日一题作者lofter@写手每日一题
第三题关键字:点唱机 发烧 弗拉明戈

真御(脑洞,人类真由×人鱼小御御,慎,慎,慎,没错我今天就是去看美人鱼了)

野崎家抽奖中了一部点唱机。
然而就算是情人节唯一留在家里的人,野崎真由也不会使用这部点唱机,不过,他会看着另一个,呃,生物使用。
地下室的门不好开,所以真由通常用踹的,门比较坚固,踹出一两个洞不会影响整体使用效果,走的时候把被踹开的部分踹回原位卡住就好。
抱着点唱机,真由顺着通道一直往下,直到听到水声。

无论看多少次,他都是那么漂亮。
御子柴実琴此刻已经游过一回了――在占据几乎整个密室的水箱内。他冲出水面,甩甩头发,上半身倚在顶端敞开的水箱内壁,湿漉漉的双臂伸出水箱,搭在壁外,水珠从光溜的肩一路滑下,在手指尖被重力撕离,落在真由伸出来的手掌心里。
下一秒,真由就把御子柴扯下来,然后把舌头伸进了水浸得唇边色彩柔和的他的嘴里纠缠。
“真由……”御子柴眼睛都迷糊了。
“実琴哥,我想看你跳舞。”
御子柴两瓣艳红的鱼尾一蹬玻璃壁,捂着嘴退到墙边扭过头。
“……嗯。”手肘顶在墙上,应了一声。御子柴的脸红红的,跟他的头发一样。
真由的嘴角一点点地,缓缓弯起。并不邪气,基本给人一种……他很幸福的感觉。
舞曲响起。
水声也响起。
几乎同瞬。
人鱼没有腿,水中更是得忍受比在地面上跳舞更大的阻力,可是,御子柴的舞,让这些全都炸成他鱼尾扬起的水滴上忽闪的,仿佛被那属于他的世界染成红色的烁光,而后消失。
那是像弗拉明戈一样的舞风。如果说弗拉明戈是慷慨,狂热,豪放,不受拘束,那御子柴就是用这不知名的舞,把弗拉明戈的所有都舞尽,让人为之慷慨,狂热,豪放,不受拘束。
真由紧盯着御子柴的视线就像放多了荧光粉的LED灯放出的光,有多久就有多灼。

舞曲将终,御子柴游回真由面前立在水中,鱼尾旋转着荡现微旋的水纹,而后层层叠叠的鱼鳞依附长长的鱼身旋转将水纹的绕转扩大成圈,御子柴整条人鱼在水中转了起来,手臂舒展,周遭的水与这愈渐热烈的红像极了冰与火,在纠缠中模糊了边与界,竟融为一体。
最自然的,最美的整体。

舞毕。

“真由我好累啊…呼…呼……”被跳舞的热烧着,御子柴身上几乎没哪处是不红的。
不,好像不止因为跳舞?
“烧了。”真由抓着御子柴累极的手臂,难得皱眉。
“啊,那你离我远点!”
真由没有理他,走到一旁给水箱换上像躺久了的被子一样暖的热水,想把御子柴闷出汗来退热,然后去给他拿药。
“真由,真厉害啊~”御子柴撑着下巴,看着用手试水准备给他喂药的真由,鱼尾跟着闪亮亮的眼睛轻轻
地摇。
“啊。”真由张嘴示意。
“啊――”药丸被喂了进去,真由的手指出来时指尖还被吮了一下,回应他惊讶地抬头的是御子柴恶作剧得逞般的笑脸。
真由淡淡地笑了下,把御子柴靠在壁边的身体翻了个个儿,手指在他的肩膀摆好,开始按摩。
大概是御子柴不常被人近身的缘故,虽然真由意外地能把力道控制得很好,但御子柴还是控制不住地……
笑了。
“哈哈哈哈哈那里不要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还边缩边笑,但是每一次都被抓回来牢牢按住,最后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躲得累了再也不想动,也就由着真由去了。
然后真由看着御子柴舒服地睡去。
然后再睡去。


2016.2.14-15 蜉溺袭
我懂我懂,情人节是不需要贺礼的!(其实是今天才写完

评论
热度(23)
  1. 我命令你蜉溺袭 转载了此文字
©蜉溺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