蜉溺袭

查看个人介绍

手滑怪✕
不想互动者可取关✓
复更的脑洞堆积处^^
墙头真子集=写过:HQ‼/yys/魔道/凹凸/YoI/奇杰/百四/优散/亮光/鬼白/尼沃/真御/哈库斯雷/现欧/杰埼/海圭/月L/今鸣/秀业/912/恭苏/奈亚/弥政弥/tc/双斯/伏八/原创/拉郎/a瓜
留在这里的你们人(= ′∀`)[←是击掌]

现欧/纪念日

现欧/纪念日
*私设
*OOC
*猜梗啦,没奖

现充拿起一个猫吊坠,小指也塞不进尾巴卷出的空圈,他拿指头轻轻勾猫脸,那里的针胡须歪掉了一根。

1
现充:“起床了。”
欧神:“……”
现充:“晚上了,放烟花了。”
欧神:“!!!”
现充看着他头顶一团躁毛弹也似的坐起来,床铺似乎都震了一下,叹了一口气:“别误航班,快收拾好。”
欧神还处在没睡醒懵圈状态,听他这样说清醒了一半,忙按亮手机,接着就转头一瞪:“老高你怎么回事,现在才六点!!”
现充提了提手上的袋子,“吃早餐。”
欧神肚子应声一咕。
撇撇嘴,随手把鸡窝头揉得更乱,拉开被子,打着哈欠下床了。

“老高,”欧神打了第不知几个哈欠,坐在副驾上半瘫着看车窗,“为什么我们会去N国看烟花啊。”
“你自己说的。”
“那得是多久之前的事了?”
“快十年了。”
“再说了,我是不是真的那个意思,你之前听不懂,现在还不明白么……”
现充:“那不去了?”一个刹车。
欧神撞趴在前面垫子上。反应过来几不可闻地从鼻腔呼出一口气,伸出左手弯出个下跪状求饶,等车重新开了才捂着鼻子坐起来,面无表情重新看车窗想,幸好这姓高的怕车被弄脏,哪都铺上一层,定期清洗更换= =
“去去去,干嘛不去啊,现在看烟花正好,还赶上夏日祭呢。”

现充第三次帮欧神将滑下的毯子拉上去,盖过肩,然后过了一会儿,终于第一次给摊开的书翻页。
即便是头等舱也并没有干净到哪里去啊。
很不舒服。
乘务员很多次从他身边经过,终于轮到询问他需要什么。
现充什么也没要。
乘务员微笑着点点头,准备去下一个座位,临走却看了一眼里座的欧神。
现充还没低回头,见状眼神一冷,看着书又翻过了一页。
乘务员随即去到了下一个座位。

欧神悠悠转醒。
“……还没到?”
“刚到。”现充将总共翻了不超过十页的书合上,收起来,起身离开。
欧神跟在他身后,有点奇怪为啥旁边的人都不见了,头等舱的人上下机都那么迅速吗。

随手在店里买了个小玩意儿拿纸巾包了叠好,再圈一条小红绳绑了个蝴蝶结,欧神屈指弹了下现充的手背,示意他伸出来。
现充迟疑地将手摊开,立刻被塞进了一个薄薄的东西。
欧神转身就走,叼着棒棒糖声音含混:“啊——好困,回酒店睡个觉吧。”
现充于是把手心里的东西放进了口袋。
“能有多少时差。”
“就是困啊,谁让你兴奋得一大早起床。”
“没有。”
“你不困啊,那你闲逛的时候顺便帮我买点吃的吧。”
“可以。”

欧神起床的时候房间里不见人,他突然想体验一下钻进哆啦A梦睡觉的地方睡觉是什么感觉,于是伸手抓着那个纸门一推。
哗啦啦地掉下了跟坐着的他等身的零食。
……
这是给大雄的?
通往屋外的门被推开,现充看着他,“吃的。”
“这就很夸张了。”欧神震惊至极,说着撕开了一包薯片。
“吃不完带回去,反正来一趟也不知道带什么伴手礼。”
欧神服气地为他的壕点了个赞,靠在门上打量这间哆啦A梦主题的房间,似不经意地瞟过现充,这一眼就给他捕捉到了那一点浑然的不自在,非常糟糕,弄得他似乎也通过空气被传染了。
“你干嘛……不坐啊。”
“我要回房间了。”
“哦……”
这是家设计完全投宅所好的酒店,什么ACG主题的房间都有,连以洁癖角色为主题的房间都有,他是想“都去N国了,怎么能不在当地体验一把次元壁的破裂!”就选了这家酒店,然后让现充去隔壁酒店的,那里很干净也很壕,非常适合他。
结果现充订了在欧神房间隔壁的现在这个房间,按照需求预约了之后才知道虽然房间是以洁癖主角的家为主题,但是主角来自一部耽美漫画。
当时欧神嘴巴快塞进一个鸡蛋了,现充僵硬了一瞬后淡淡地:“也没有别的可以选了。”
欧神:“老高醒醒,隔壁还有一个酒店!”
“麻烦。”
“……”
你现充你有理。

“一起吃呗,还没到时间呢。”
“哦。”
现充买回来的这堆“吃的”简直琳琅满目五花八门,放不下这个又想吃那个,欧神一眼见着pockey,伸手抓过。
抓完自己都呆了,比拿起来看一下它口味还早出现的念头居然是——跟它相关的某个游戏。
……
???
不由得看了一眼对面的人,只见现充视线向下,看着一段食品包装上列的说明,眼神专注。
抽抽嘴角,闷——啊。
于是扬扬手里的盒子,冲现充勾起嘴角。
“老高,玩过pockey game吗?”
现充看起来受到不小的冲击,表情复杂得仿佛怀疑坐在他眼前的是假装欧神的非酋。
“反正我也没机会跟萌妹子玩了,”欧神拉开封口,叼起一根pockey,另一端朝着现充,“消磨时间。”
“……”欧神认为应该是自己错觉:他好像看到现充出汗了。
下一秒,现充低头咬住了另一端。
这个时候那种铺天盖地的尴尬?还是……羞耻?才让人难受地从四面八方涌上来,欧神耳根都红了,然而此时他看到现充咬下了第一口。
死就死吧!
有些事情,可能还是要赌一把。
只是一瞬间的念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欧神盯着视线着地的现充,也咬下了第一口。
……
呼吸原来可以这么粗这么难堪的吗?话说这个房间的窗,关了没有?
欧神咬碎了最后一口,对面的人也被唇上奇异的触感强行转移了视线,正正对上看着他的双眼。
眼睛瞪到都痛了,现充终于确认:不是厌恶。
他跟自己是一样的!
欧神头向一旁偏了偏,错开了更为粗重的呼吸气流。
现充也回过神来,他想开口,“嘭!”
——原来窗户没有关。
——他们在彼此的眼睛里映出了焰火的光芒。
烟花散落,屋内完全黑了下去,然而相拥的人并不在意。

End 蜉溺袭 12.10
12.23修
开头是想写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儿吧,其实跟正文没多大关系来着……
梗:夏日炎炎 纪念日 双向暗恋(某XD次元随机)
纪念日???

评论
热度(28)
©蜉溺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