蜉溺袭

查看个人介绍

手滑怪✕
不想互动者可取关✓
复更的脑洞堆积处^^
墙头真子集=写过:HQ‼/yys/魔道/凹凸/YoI/奇杰/百四/优散/亮光/鬼白/尼沃/真御/哈库斯雷/现欧/杰埼/海圭/月L/今鸣/秀业/912/恭苏/奈亚/弥政弥/tc/双斯/伏八/原创/拉郎/a瓜
留在这里的你们人(= ′∀`)[←是击掌]

修修修

听众乙兼高玩优·唱见丙兼高玩散

私设多多多

优散

几次打开这个页面,无论第几次都是主播不在,面无表情地戳了戳手机靠近解锁键那部分感应失灵的屏幕,自然没有反应,懒得和不久之后自动熄黑的屏幕上那张残念脸互瞪,优瓦夏丢开它,去游戏里和机关干架。

调了静音的手机落在沙发上,屏幕陡然亮起,备注棉花残的联系人回复,我在篮球场呢。原来那一戳一不小心太用力导致着力点偏移,把编辑好的信息发了出去,只是丢手机那人太快,没看见。

彼时优瓦夏不是一般地闷怒,冲破了多日瓶颈——无论是瓶颈还是冲破瓶颈,起因都是一个人——灵活的手指正飞舞得痛快,虽然此时不耐,但不同于以往,每一步都干净利落,颇有掌管生杀之势。

“……”没多久的之后,优瓦夏忽然想起手机还静音着,放松了下脖子就伸手去够手机,抓过来一解锁,看到了那条消息。

他又有了摔一遍手机的冲动。

还好编辑许久,最后留下来的那条,内容没那么蠢。

迅速看时间,那人回这条消息的速度竟然跟秒回差不多。

他又开始冥思苦想地编辑回复,只不过一直无论玩的什么游戏都稳得可靠的手,指尖正幅度极小地,抖着。

———

———————

无论散人对他的称呼是从什么时候由优瓦夏大大变成优瓦夏间或加个蛋类形容词的,优瓦夏在他那个唱见丙的yy房间里一直是叫听众乙。

这名字当然不是优瓦夏想的,也不是散人想的,只是他觉得不错,他也觉得不错,就这样用了。

同样是个ID,优瓦夏对唱见丙的来由却记得再清楚不过。

散人唱歌总是字字必到调上,声音有力,感情充沛,听得人基本都觉这人认真得简直舒心,他唱了几首歌之后,由粉丝开始衍生出一小部分听众,后来听众群扩大,又不只是他原来的粉丝了。

唱见丙和听众乙都是在这个时候诞生的。

叫唱见丙是因为散人觉得不知道叫什么,但是模模糊糊地又有种想要把唱歌的他和实况的他分开的想法,就干脆叫唱见,后来立刻觉得自己嚎那么一嗓子叫啥唱见啊,带个路人丙的丙吧,缓缓这个高调的开头。

就这么用下来了。

而听众乙,几乎在他yy房间一建,就入驻进去,并常驻下来。

想这名字的人想法也很简单:唱见对听众,乙在丙上面。

———

唱见丙和听众乙在房间里自然是官配一般的存在。

由于散人在公告说了,唱歌的散人就只是唱歌的,所以那么多从他视频追到他唱歌的人竟也迅速接受了这个设定,在这个地方绝不提实况up主逍遥散人,在那个地方绝不提唱见丙,有了这么自觉的基础,后来的人听得不那么仔细的,甚至不知道真相,只觉得“声音怎么这么像”。逍遥散人和唱见丙,从此竟像成了两个人。

而唱见丙和听众乙的所谓官配,因为当事人觉得涉及得没那么多了,也被大大咧咧地默认下来。

两个主角,私下乐得扮演,扮演由唱歌和被唱歌吸引而认识,由评价和认真接受评价而相熟,由“偶然识得”对方与自己在游戏区交好很久的另一重身份而羁绊更深。

优瓦夏觉得自己这辈子的好话,全都倒在了一个人身上。

散人知道这说法之后,嘲讽了他一句傻蛋。

然后被矮过他的优瓦夏扯过壁咚了。

——

就是这么非正常的展开,结束的内容也依然是很正常的游戏的话题。

———

———————

于是此时优瓦夏在思考,怎么让下次的壁咚结束在另一个话题。

———

棉花残:优瓦夏你反射弧长过头了吧

没你长,现在在哪

棉花残:在篮球场

又直播

棉花残:直播完啦,现在散步,吹风

……

(直播完啦 啦 啦……优瓦夏有种无法言说的冲动,大概是能给他助通几关的那种。)

怎么没唱歌了

棉花残:最近心烦

-?

呵 看上哪家妹子啊

(这两个回复间隔得有点短,是因为发出问号那一瞬间优瓦夏才觉得太暴露了,第二条火烧眉毛地加了个呵。希望他不要去回忆自己平时一向是怎么回复这种心情咨询问题的)

棉花残:-比这严重

看上的不是妹子

(优瓦夏手不抖,只是额边溢了点汗)

(……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哪家汉子

棉花残:你猜

不说算了,上次那个游戏过到哪了

(优瓦夏:= =手快了)

棉花残:哦,快进入impossible,那个捏他一看就是你风格,吓死我了

好,进了来个竞技

(过了几秒)

棉花残:行

———

无论是在他说心烦的时候百年难得一见地发了个问号,还是主动得不寻常地要求竞技,基本都把优瓦夏的人设给崩了个七七八八。

傻蛋,你发现没有啊。

不过,他自己又发现没有?他会做出这样百年难得一见的反应是因为散人的心情咨询本来也百年难得一见,能够把“看上的不是妹子”不带玩笑意味地告诉他,这个傻蛋又是把他放在了什么样的位置?

———

———————

这次竞技,手没那么生(也不抖)的优瓦夏赢了。

下来第一句话:哪家汉子

(优瓦夏——作为“心直口快豁出去之后更轻松派”此时什么都没想,一双眼睛只是盯着屏幕)

棉花残:-……

这是输了游戏的惩罚?

棉花残:-唉

他姓优

优瓦冬啊

棉花残:你见过这号人物

棉花残:嗯,姓优的我也只见过优瓦夏

-那恭喜了

听说你们双箭头

yo

The End

有没有感受到优大浓浓的扑面而来的闷骚气息

是,我的锅,答应我,毁了也不要打我

16.10.2 蜉溺袭 
18.3.16 修
献给祖国母亲 生日第二天的贺礼(并不(也没谁要

评论(26)
热度(20)
©蜉溺袭 | Powered by LOFTER